其手掌、上臂痛痒之势未曾停歇之时,嘴唇口齿之中也开始变得酥麻痛痒了起来。姜遇上前,抹取了一片泥沙,在手中揉捻。泥沙散开,却在上面发现了干涸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血迹,都已经快要与泥沙融为一体难以确认了。如果不是姜遇拥有随眼,细微之处根本察觉不出来。一阵沟通之后,杨立这才知道了原委。

足足一盏茶的工夫后,石暴缓缓地抽回了抚摸琥珀石的双手,接着其双眉一展之,冲着煤矿矿主说道:嘿嘿,这看上去不大起眼的冰雪护心棉,竟然有着如此之大的用处,好啊,好啊。

  2019年检察机关刀刃向内做好内功

  ◆ 深化职能职责当好法治参谋                                                                    ◆ 适应时代需要补齐工作短板

  ◆ 发挥外脑作用提升监督水平                                                                    ◆ 自家人涉黑恶一律严查严惩

  □ 本报记者  董凡超  徐鹏

  2019年全国检察长会议1月17日在北京落下帷幕,一张崭新的检察工作“施工图”铺就眼前。

  在这次会议上,《法制日报》记者听到最多、感受最深的一个词,莫过于“做好内功”。用最高人民检察院有关负责人的话说,将“做好内功”细化为一系列思路举措,要从深化职能职责调整和补齐业务建设短板上双向发力,勇于“刀刃向内”,坚持更高标准更严要求,抓紧抓实检察机关自身建设。

  深化职能职责调整

  当好党委政府法治参谋

  2017年11月,在山东省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检察院受理的一起故意伤害案中,王某与赵某因琐事引发打斗,致赵某轻伤一级,王某轻微伤。检察机关经审查认为,王某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且赔偿损失得到受害人谅解,符合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条件。鉴于王某犯罪情节轻微,检察机关决定对其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同时邀请公安机关参加不起诉公开宣告。此案从受理到结案只用4天时间。

  检察机关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办案,起源于全国人大常委会2016年决定授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济南、青岛等18个城市开展为期两年的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其间,济南、青岛两地各试点检察院坚持实体从宽、程序从简的思路,共适用认罪认罚办理刑事案件12597件,案件审查起诉周期由过去的平均45天缩减至21天。

  2018年10月,新修订刑事诉讼法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作出系统规定,标志着这一制度将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开来。检察机关在刑事诉讼中处于承前启后的地位,担负着审查起诉认罪认罚案件并提出量刑建议的重要职能。

  在最高检有关负责人看来,如何让量刑建议更加精准、符合案件实际和法律规定,对于检察机关是个考验。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检察人员要对以往类案进行分析,从中掌握量刑规律。在初期个案办理中,主动与法院沟通,促进法律规定有效落实。

  公共利益“代言人”,是新时代赋予检察机关的新角色。刚刚过去的2018年是公益诉讼检察制度确立后的开局之年,全国检察机关共立公益诉讼案件11.3万余件。其中诉前程序案件10万多件,提起公益诉讼3000多件,分别是两年试点期间的13倍、2.8倍。截至2018年11月,全国检察机关公益诉讼立案空白、诉前程序空白均已消灭。

  “未来三五年是公益诉讼类案件的多发、稳升阶段,之后将稳平、稳降。最高检和各省级检察院要认真总结,发现规律和问题,与法院和有关行政执法部门进一步加强衔接,完善顶层设计。”最高检有关负责人说。

  2019年,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危”与“机”同生并存。作为全面依法治国重要职能部门和法治产品、检察产品的供给侧,检察机关将积极深化职能职责调整,立足司法办案参与社会治理,当好党委政府的“法治参谋”。

  “检察机关不仅要依法办案,还要做到标本兼治。主动充分地履行监督职能,必须源于个案又脱离具体案件,强化社会面治理。”最高检有关负责人说,具体而言,就是对案件反映的倾向性、趋势性问题以及案发地区、部门、单位管理上的漏洞等,敏锐地抓住、深入地分析,实事求是提出建议,努力“办理一案、治理一片”。

  实际上,这一指导思想已从高位推动,做出典范。

  2018年10月,最高检向教育部发出历史上第一份检察建议。在这份检察建议的制发过程中,最高检认真分析近些年办理涉未成年人案件情况,围绕校园安全管理规定执行不严格、教职员工队伍管理不到位等问题,提出针对性建议。同时,请各省级检察院结合本地实际,给省级政府主管领导送上检察建议,一并转交最高检的检察建议,从而增强检察建议的刚性。

  收到检察建议后,教育部专门部署进一步加强中小学(幼儿园)预防性侵害学生工作。前不久,教育部正式回函最高检称,拟会同检察机关和有关部门共同做好顶层设计,健全完善工作体系,包括研究制定未成年人学校保护规定、健全法治副校长制度、建立教师资格申请人违法犯罪信息前置查询制度等。

  补齐业务建设短板

  监督者自我提出更高要求

  2017年,全国法院审结的行政案件是2013年的两倍,同期检察机关受理的行政申请监督案件上升86.9%。来自最高检的这组数据可见,随着全面依法治国深入推进,人民群众对公平正义的需求在行政案件中得到越来越多的体现。

  然而,行政检察工作无论是理念还是实践,包括重视程度、投入程度,相比其他检察业务都存在明显差距。用最高检有关负责人的话说,行政检察是“弱项中的弱项”“短板中的短板”,其他检察监督工作已经到“好不好”的阶段,而行政检察总体仍处于“有没有”的阶段。

  近乎于荒漠,更有可能画出又新又美的图画。

  行政检察工作被形容为“一手托两家”,既维护司法公正,又监督和促进依法行政,肩负双重责任。最高检有关负责人说,接下来,行政检察要围绕行政诉讼监督展开,做到精准,抓好典型性、引领性案件的监督,做一件成一件、成一件影响一片。多与审判机关、行政机关沟通,争取收到双赢多赢共赢的效果。

  补齐业务建设短板的动力,更多来自新时代、新使命带来的压力。

  2018年10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民事诉讼和执行活动法律监督专项报告时,有出席人员指出:监督不是高人一等,但要技高一筹。

  对此,最高检有关负责人坦言:“我们离这个要求还有很大差距。监督者必须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必须努力做到政治上更敏锐、业务上更精通。”

  今年4月,最高检将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落实情况。最高检有关负责人说,民事检察业务要以贯彻落实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意见为契机,进一步拓宽思路、积极作为。各级检察院都要用好“外脑”,充分发挥专家学者、律师、退休法官、有法律背景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的作用,借助他们的实践经验、专业知识、法律和政治智慧,促进提升检察监督水平。市级以上检察院原则上都可以组建起民事行政诉讼监督案件专家委员会。

  根据中央印发的“三定”规定,最高检内设机构改革已经落地。紧接着,就是要下大力气把政治和业务培训高质量高标准力推到位。

  1月7日,《法治中国说?大检察官说》在央视开播,在连续5集的节目中,最高检副检察长孙谦、童建明、张雪樵、陈国庆4位二级大检察官走上讲台,分别对刑事法律监督、司法责任制改革、检察公益诉讼、未成年人检察4个公众普遍关心的话题发表主题演说,与受邀专家、地方政府代表、媒体代表、一线办案检察官、案件当事人进行深度交流,从人民群众实际需求出发,结合检察机关的工作特质,给出解决问题的思路和方法。

  记者梳理发现,2018年以来,最高检领导班子成员已有13人次走上讲台,讲政治、讲业务、讲学习心得。作为推进检察机关专业化建设的一项抓手,建立大检察官上讲台制度,在全国检察长会议上亦被多次提及。

  最高检有关负责人透露,在新的一年里,检察长带头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检察长列席审判委员会会议制度、业务数据分析研判会商机制、检察业务学习平台“检答网”等多项实际举措将得到有力推进。

  一个案例胜过一打文件。2018年,最高检围绕金融犯罪、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犯罪、正当防卫、公益诉讼,共发布4批13个典型案件。这4批指导性案例的制发体例进行了改版,引发检察学术界和实务界的积极反响。

  2019年,最高检将持续推进指导性案例制发体例的完善改进工作。

  最高检要求各级检察机关结合办案实际,定期梳理发布本地的典型案例。各级检察院分管检察长尤其要注意总结典型案件,无论是成功的还是负面的,只要有典型意义就要研究分析,总结经验教训。对各诉讼环节的不同认识,也要善于用案例说话。

  扫黑除恶刀刃向内

  “保护伞”应发现未发现失职

  “要坚持刀刃向内,凡是反映检察人员涉黑涉恶的,一律请派驻纪检监察组严查,绝不姑息。”最高检有关负责人透露,最高检将汇总梳理一批检察环节发现的“保护伞”线索,集中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移送。

  为期3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开启决胜全面小康大门的关键之匙。2019年正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入承前启后阶段的关键之年。

  办案实践表明,凡能够长期猖獗作恶的黑恶势力,背后无不有“保护伞”的存在,即便是一般的恶势力,背后也有力量支持、纵容。而在专项斗争开展过程中,部分地区仍存在“见黑不见伞”的情况,铲除黑恶组织数量与打击“保护伞”数量之间明显不平衡。

  最高检有关负责人分析说,当前,大批涉黑恶案件进入起诉环节,检察机关将进一步提高办案效率,加快办案进度。省级检察院要及时调配工作力量,集中优势兵力办好大案要案,选调检察官到案件较多的地方帮助工作。最高检将抽调检察业务专家,加强对重大案件的指导。

  “在检察办案环节,凡有‘保护伞’线索应当发现没有发现的就是失职;发现了不移送就是渎职。各级检察机关在审查批捕、审查起诉环节要主动深挖彻查,同时对近年已审结的案件要回头看,发现有‘保护伞’嫌疑而未查处的,要加强自行补充侦查,属于检察机关管辖的,要及时立案侦查。检察机关将加强与纪委监委、公安机关的协调联动,完善线索核查、快速移送、双向反馈等机制。”最高检有关负责人进一步解释道。

“天剑山掌门?”姜遇踏入鲸城内,发现此地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无数修士交头接耳,传递讯息。

  迎来艺术生涯首版威尔第歌剧 完成每个男高音都有的情结
  石倚洁:磨砺12年 圆梦《茶花女》

摄影/王小京

  《茶花女》 彩排照

  1月19日下午,著名歌唱家石倚洁在国家大剧院迎来他艺术生涯中的首版威尔第歌剧《茶花女》。他在剧中出演男主角。

  1月16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石倚洁表达了自己对即将上演的《茶花女》的向往,称“每个男高音都有唱《茶花女》的情结。”作为当红的男高音歌唱家,他承认自己的确有很多邀约,但他并不会乱接戏,他认为作为歌唱家自律很重要,“外面的诱惑太多了,但只有抵得住诱惑,艺术生命才能更加长久。”

  新剧渊源

  12年后重启《茶花女》

  提前一个月抄谱记词

  作为自己主演的第40部歌剧的主要角色,饰演《茶花女》中的阿尔弗莱德可以说是石倚洁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他告诉记者,12年前自己闭关修炼的时候学习了12部歌剧,第一部是莫扎特的《魔笛》,第二部就是威尔第的《茶花女》。“当时由于年纪还小,我觉得自己声音的厚度是不够的,唱起来觉得力不从心,只是把音符学下来了,计划着35岁之后再唱这部经典歌剧。”

  原本和国家大剧院合作的《茶花女》是在2020年1月演出,但由于某种原因提前到2019年1月份了,正好和另一部即将在匈牙利演出的雷哈尔的喜歌剧《微笑王国》撞期。经历了一番纠结之后,石倚洁还是选择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茶花女》。

  虽然12年前曾经学过这部歌剧,但石倚洁回忆说当时学完之后就把谱子封存起来了,动都没动过,“12年后我再翻出来,除了《饮酒歌》等几段耳熟能详的唱段之外,其他的几乎都认不得了。”

  于是石倚洁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了,他告诉北青报记者,随着年龄的增长,背谱子的速度也减慢了,不过他有一个好方法,“我背谱子就喜欢抄,我常常是将一张A4纸折成四页,把谱子全都抄在上面。”他还像记者展示了他的“小抄”,正反两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这个方法不错,揣在兜儿里随时可以看。”

  接戏理论

  为让艺术生命能够更加长久

  什么时候该唱什么就唱什么

  石倚洁接戏有自己的规律,他从莫扎特、罗西尼、多尼采蒂等作曲家歌剧中的轻型抒情男高音角色开始起步,但他非常清楚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抒情男高音,这是在他刚开始学声乐的时候就知道的事情,所以之前参加一些比赛的时候也是照着抒情男高音去唱的,但20多岁的时候要想唱主角,只有罗西尼、莫扎特等比较轻型抒情男高音的角色,“作为歌剧演员最难的是最初的五年,从一张白纸要发展成为有一点曲目积累的成熟歌手,五年时间每年五部歌剧,挺痛苦的。真是摸爬滚打地往前走。”

  现在,石倚洁就有选择权。到了2013、2014年,他开始慢慢往抒情男高音的方向上有了更多的尝试。2014年开始他先在法国,后在奥地利演多尼采蒂的《宠姬》,这部剧在罗西尼、多尼采蒂的曲目里面算是偏抒情的。2015年,石倚洁又接了和《宠姬》的重量级差不多的多尼采蒂的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在佛罗伦萨演出。再发展到2017年,石倚洁选择了智利圣地亚哥歌剧院唱了威尔第的《弄臣》。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石倚洁告诉北青报记者,“其实《弄臣》的曼图亚公爵比《茶花女》的阿尔弗莱德更适合我,因为曼图亚比阿尔弗莱德的音域稍微高那么一点,阿尔弗莱德中声区非常多,曼图亚稍微高一点,对于稍微偏重一些的男高音唱曼图亚就稍微困难一些,对于我这个轻型抒情男高音来说就正好。阿尔弗莱德中声区偏多一些,他需要的音色更丰满,本来准备2020年唱的,后来提前到2019年了。”

  除了《茶花女》是比较主流的歌剧,石倚洁还会接一些在世界上演出比较少的歌剧,甘心情愿去演那些不那么常演的戏,对此,他表示,“就算不常演,也不会改变这部戏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打个比方说,我自己心里喜欢的剧DD《宠姬》很少演,但我喜欢这里面男高音的几个唱段。”

  石倚洁在接戏方面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他认为作为一名歌手的自律特别重要,不能乱接戏,“这个行业的诱惑很多,特别是年轻的时候很难抵御各种诱惑,我身边有太多例子了,脑袋一发昏,没有节制地接戏,几年之后嗓子就唱坏了。为了自己艺术生命能够更加长久,什么时候该唱什么就唱什么。”对于一些现代戏,很难界定是轻型还是抒情男高音,石倚洁就会告诫自己要理智地用声,“不去破坏它,但是用到最好。”

  未来展望

  调整进度每年两部新剧

  档期已经排到2022年

  不光是唱外国歌剧,唱中国歌曲的石倚洁也能牢牢抓住观众。听过他演唱《关雎》和《我爱你中国》的观众都为其动容。

  其实作为上海人的石倚洁常说自己的普通话不标准,分不太清楚前鼻音和后鼻音,为此他每次唱中国歌曲的时候都会特意查字典,把前鼻音和后鼻音标注上。“唱意大利文的时候常常会把很多细节的音标注得很清楚,就是因为那不是我们的母语。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中文是我们的母语,所以有些发音才容易被忽视,标注上音标能更好地传达感情。”

  现在的石倚洁从早期每年五部新剧的进度调整到每年两部新剧。在石倚洁看来,要有充足的时间才能酝酿出好作品。多年的演出经验让他积累了自己的一套标准,一名歌手除了吐字清晰很重要之外,还要通过音乐色彩来传递情感,“所有的歌都是有音乐色彩的,声音和情感有强有弱,并不是一味地用强才是强烈的情感,有时候最感人的恰恰是弱音,最难唱的也是弱音,要敢于用这些弱音去表达内心更深层次的感情。”

  现在要想约到石倚洁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的演出计划已经排到了2022年,国家大剧院演出多尼采蒂的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和古诺的歌剧《罗密欧与朱丽叶》,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演出威尔第的《法斯塔夫》,西班牙奥维耶托演唱贝里尼的《清教徒》等五部歌剧都是已经确定下来的工作。

  面对近年来国际歌剧界越来越多的轻型男高音涌现,石倚洁表示自己并不担心竞争的激烈,“其实每两三年才能出来两三个真正好的歌手,最终被剧院认为唱到一定标准的还是非常少的,而且这个市场还是挺大的,只要每隔两三年这些剧院想到让我去一次,我就有活儿干。”文/本报记者 伦兵 田婉婷

  摄影/本报记者 崔峻 统筹/满羿

石暴将这棵冰前草收入袋中后,却盯着方才挖出冰前草的地方皱起了眉头。一股劲风便在这块林地消失不见了。此刻,那处红磐客栈客栈之门,又出现在了独远的视线当中,但是哪里那还有那位红磐客栈女掌柜的身影,而是有更多的修真少女驻足在客栈酒楼门前,一位位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冷漠姿态。虽是如此,但仍旧就有好多汉阳郡的少俊,青年在远远之处驻足在对面客栈之内饮酒。不知道于这些美貌少女有没有关系。说实在的若不是那位肥掌柜相阻在先,微微年轻的时候说不定也是一位大美女。但是对于如此情景硬闯的话视乎说不过去。 (责任编辑:柏佩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