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王天盛的丹田生生碎裂,功力被废。“嗤嗤...嗤......”巨大的金属悦耳声中,一股巨大的璀璨夺目剑气由一个凝聚之点迅速溃散,刺目的剑光在半空急速爆裂四虐的剑气狂扫一切,旋飞起无数的碎木残骸,特别是那炸裂在了半空乘风剑气,丝丝飞掠之中继续摧残着半空碎木,无孔不入直接是碾掠成为齑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远远传来一道声音,已经安然逃了出去。

“那是,那是,两位公子,里面入座!”唐七恭迎道。第五个石门后的石屋,大小规模等也是与上一个石屋一般无二的样子。

  香港高铁加入春运第一天

  图为1月21日,在高铁香港西九龙站,旅客在售票大厅准备进站。

  王 申摄(新华社发)

  一进高铁香港西九龙站,欢快的迎春音乐一下子就把人带入浓烈的春节气氛中。这是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加入春运第一天。

  1月21日,在人工柜台排队买票的何女士与儿子有说有笑,讨论年夜饭该添哪些新样式。何女士老家在广州,以往都乘大巴回家。去年9月高铁香港段通车后,何女士每次回广州都搭乘高铁。

  “今年不一样啦。我们老家离广州南站很近,坐高铁一下子就到了。而且列车班次多,我们一点都不担心买不着票。两小时后的车,我们现在排队来买都不成问题。”排完队的何女士扬扬手中的车票,和儿子继续投入热烈的讨论。

  高铁香港段开通后,香港机场与高铁组成的“机铁联运”成为不少在海外工作的中国人回国的新选择。

  刚下飞机的曾建和朋友们放下大包小包,向西九龙站内服务人员询问如何买票。曾建一行10余人,来自湖南、河北、东北三省等不同地方,由公司外派至南非工作。

  “高铁真的太方便了!南非到我老家长沙的飞机班次少,机票贵。高铁一开通,我们可以飞到香港,从香港搭乘高铁回家。”曾建说。

  曾建一行人中,老刘被派去买票。由于西九龙站至武汉、北京等长途站点的列车班次较少,老刘购买了西九龙站至广州南站的高铁票,到广州南站后再转车回老家河北。

  老刘说,本担心没兑换港币无法购买车票,没想到还可以用支付宝、微信等方式支付。“西九龙站宽敞又明亮,随处都有工作人员指导我们,感觉挺好!”

  临近春节,越来越多内地游客来香港采购年货。为避免后期拥挤,来自内地的林女士特意在春运第一天搭乘高铁从深圳来香港采货。“我经常来香港,香港高铁开通后更是每次都搭高铁来香港,‘一地两检’过关非常方便。每次来西九龙站我都觉得真好,今天下车还听到站内播放新年音乐,很有春节氛围。”

  高铁香港段运营方港铁公司表示,春节期间部分西九龙站往内地长途站点的列车班次业已售罄。为满足春运期间乘客需求,港铁公司将在1月31日至2月11日期间,增加往来香港西九龙站和深圳福田站的列车班次。

  (据新华社香港电)

朱宇轩

“雾霾山林!”千年上木妖王见偷袭一招不能取胜,暴喝声中突然一目开裂,狂风劲驰倾木而出。石暴去势未尽,难以闪身,直管向前继续力劈而下。

  成名要趁早? 看你有没真材实料!

  《青春有你》首播,张艺兴现场感慨“市场浮躁”

  前晚,真人秀《青春有你》首播,制作人代表张艺兴面对学员的糟糕表现时感慨“市场太浮躁”,节目呈现出的学员水准也令人稍许失望。事实上,在《以团之名》等同类综艺中,无数想要从艺的年轻人都准备不足,他们认为收获曝光和人气是第一的,而态度和实力的重要性排在后面,这种想法显然需要商榷。

  策划:徐晖

  撰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曾俊

  《青春有你》 学员水准有待提高

  去年的综艺爆款《偶像练习生》推出了蔡徐坤等超人气偶像歌手,第二季因此备受关注。该节目经过改名,定为现在的《青春有你》,旨在更突出励志的正能量。直到1月21日首播,制作人仍由张艺兴担纲,其他留任的导师有李荣浩和欧阳靖,蔡依林、艾福杰尼、徐明浩作为“新人”加入导师团,这样的导师阵容全面兼具人气,而由蒋大为、黄豆豆等前辈组成的“艺术指导团”将着重从艺德、品格上对学员进行指导。他们的点评精准到位,总体上颇受好评。

  节目首期播出后,有观众表示,整期节目看下来,有记忆点、水准在及格线以上的学员偏少,没有人进入代表最高水准的A班,许多人被分在了D班和F班。

  张艺兴的严苛不只是体现在对学员的评定上,更体现在他对行业的思考上。

  张艺兴还在后台难过地表示,学员是怎么想“歌手”这个身份?他认为,艺人要出道没有时间限制,从5天到4年出道的人都有,但要走得长久并不容易,他想提醒学员要好好反省,在这次4个月的旅程中有所成长。

  同类节目

  争夺观众注意力

  事实上,在《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取得高热度以后,此类真人秀已经成为综艺领域的一个超热门类型,这说明男团在国内有很大的市场空白。

  而由于它产业链长,涉及培训、选拔、制作、演出、影视等不同环节,各大视频网站和一线卫视都在抢食这份蛋糕,相互借鉴模式、迅速推出同类节目,争夺观众注意力。

  东方卫视前段时间推出的《下一站传奇》,试图一口气囊括男团和女团,请来了吴亦凡、陈伟霆、宋茜、周笔畅、胡海泉等担任导师,要流量有流量,要实力有实力,声势浩大,但最终反响平平。

  《以团之名》同样聚焦选拔男团,上周在优酷开播,目前口碑不容乐观。Selina(任家萱)、袁娅维、王霏霏、何展成担任“导师”,相比同类节目,阵容在受关注度上偏弱,舞台和场地设施方面给人一种不精美的感觉。

  上一季成功推出“火箭少女”的《创造101》,第二季则改名为《创造营2019》。它在腾讯视频播出,号称要“重新定义男团”,暂时只官宣迪丽热巴担任导师,该节目试图体现女性看男性的视角。但第一季的制片人已经不再操盘,节目质量会否因此下降,能否延续往日的火爆,都存有疑问。

  幕后:各路经纪公司都在培养新人

  据统计,仅去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就海选过上千位练习生,今年这个数字只会大幅增长。面对这类综艺节目对练习生的庞大需求,处于产业链前端的各大经纪公司都希望培养新人送上节目,以博得一个亮相的机会。

  随着节目的热播,各大经纪公司渐渐浮出水面。这类公司借鉴成熟的“练习生”造星制度,通过公开招募和艺术学院集训的方式输出标准化偶像艺人。

  其中,韩庚持股的乐华娱乐,推出了《偶像练习生》的范丞丞、黄明昊,《创造101》的吴宣仪、孟美岐等超人气艺人。

  王思聪操盘的香蕉娱乐则推出了林彦俊、尤长靖、傅菁等艺人。

  除上述较早投身练习生培养的经纪公司之外,传统的影视和经纪公司也嗅到了商机,在业务上进行转型,大力招募新人。

  有数据统计显示,仅在2017年,新成立经营“艺人经纪”业务的公司就达到了3036家,其中大部分从网剧、综艺、直播、游戏等多种渠道提供资源,更注重培养艺人的“网感”。

  如拥有杨幂、刘恺威、迪丽热巴等艺人的嘉行传媒公布“A+计划”;杨洋、宋茜的经纪公司悦凯娱乐联手海清、张天爱、宋祖儿的经纪公司喜天影视发布“创星力量”;“2018芒果偶像养成计划”等,掀起培养偶像新生力量的热潮,为上各种综艺节目储备力量。

  毫无疑问,这类综艺节目的热度将持续一段时间,但是真正优秀的练习生在数量上永远是短缺的,已经有很多观众在吐槽“练习生质量参差不齐”:“真的是没眼看了,要是洗干净脸、卸掉妆,还有多少人有勇气上来?”

  可见,重量不重质的做法会反过来影响节目内容的呈现,快速消耗观众精力和期待值。

  记者观察

  竟然人气排第一,能力摆后边?

  不难理解,张艺兴在节目中所说的“市场浮躁”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含义。

  一个是节目制作和播出过程过快,第一季火了就需要马上筹备第二季,唯恐市场变化太快而错过时机。

  另一个是指,很多经纪公司训练学员不到两年就赶紧将他们推向市场和大众视线。

  相比有些练习生动辄4年以上的练习经历,这批学员在专业沉淀上的时间明显不够,必定导致实力不合格,加上他们年轻,对于未来发展的独立思考不足,没有在心态上准备好,从而在导师面前产生尴尬。

  但是在学员和经纪公司看来,时间不等人,出名一定要趁早,自己上节目能迅速被大家认识,即便综合素质不堪,短期的集中曝光和人气提升仍能让自己得到很多影视项目的青睐,能给公司带来效益。比如,杨超越即使唱跳不行,从艺的专业能力经常遭到网友“群嘲”,但是由于相貌姣好、有话题度,现在她参与了多档综艺节目,还是“火箭少女”中率先参与剧集拍摄的成员,人气之高和资源之多令人艳羡。

  显然,以杨超越为代表,他们对成为专业艺人尚缺乏足够准备,一路都会遇到争议,犹如迅速被市场吹大的气球,瞬间飞上天,但又一戳即破,网友们都期待他们能在市场的喧嚣中保持清醒,不忘从艺的初心,加紧训练专业能力,以破茧成蝶,否则,在快速收割流量之后,也只是昙花一现,最终留下一地鸡毛,没能给这个行业带来真正的改善。

“轰!”的一声巨响,火星迸射,碎木击空,就听“扑哧”一声轻响,一丝血迹飘散之际。但是没想到无名居然没有一点有后遗症的迹象,这让他顿时有了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当天域阁的诸多弟子还处在新派系刚刚开始发展而兴奋的时候,一个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一元宗之中。 (责任编辑:李百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