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大船主体完工之后,其内外的装饰装修及相关设施设备的建设,恐怕也是需要一笔不小的开支的。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杨立便能够感受到神鞭的状态,悠然自得陶醉不已,似乎如同人满足之后的神态。在杨立的神识观察当中,盘龙的身躯在不断地扭动,形同一条缩小了多少倍的小蟒蛇一般,曲折扭动,不断磨蹭着水桶壁。水古道上的水晶基塔,沿路依旧是十多余公里一座,高高的金属铁架屹立在古道旁侧,一百五十米于高空的巨大水晶球在此刻烈日风沙之下散发出巨大的水晶光泽,犹如这十公里范围之中另一个万劫谷的妖魔类造就的太阳。不过这些高高嵌入塔顶的,直径高达一丈的两个巨大的水晶能力凹面球不是为万劫谷地提供热能量的,而是提供因为地域太过辽阔而采取的通信架构,也就是通信水晶球双向通信的,这沿路架设的基站就是水晶球的空中双向通信线路,两块水晶球可同步实现双向通信,传达万劫谷各层政务密令,有效实施。

再往上的一条年轮有芝麻粒般粗细,厚实而沉稳。杨立在一旁悄然闭上眼睛,一股极为晦涩的意识波动像投影一样,牢牢的在他的意思海里投射出清晰的影像。随着这般影像越来越清晰,杨立感觉自己的神魂意识如同有了生命般一样,活脱脱的也生出了一些触须。

  “侗姐”吴秋双:在飞驰的列车上见证家乡巨变

  1月21日是春运开始的第一天。晚上10点35分,“动姐”吴秋双还在检查贵阳北到梧州南的D3567次列车情况,10个小时后她又将启程。

  “动姐”吴秋双是一名“侗姐”,她的家乡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三江侗族自治县八江镇平善村,焦柳铁路就从她家屋后的侗寨穿过。从2013年起,每年除夕吴秋双都是在飞驰的列车上度过的,今年她依然要在车上坚守。

  上世纪80年代末,焦柳铁路建成通车,改变了这个山村,也改变了出生在这里的吴秋双。从通车那天起,川流不息的汽笛声、车轮声让这个地处偏远的侗寨一天天热闹起来。1995年出生的吴秋双,生在铁路边、长在铁路旁,对铁路一直有着独特的感情。

  2013年年底,衡柳、柳南、南钦、钦北、钦防5条高铁先后开通运营,标志广西正式迎来“高铁时代”。同年,18岁的吴双秋如愿进入铁路工作,成为一名普速列车的乘务员。

  吴秋双值乘的K651次列车从她家屋后的八斗站驶过。2014年春节,是她第一次投入到服务春运的岗位上,也是她第一次不能陪在父母身边过春节。在年三十的电话里,她和父母作了一个约定,年初一要“见”一面。

  第二天,吴秋双和与父母约定好的那样,站在她所值乘列车第五节车厢的第一个车窗前。当列车拉着汽笛,驶过自家屋后时,吴秋双远远瞧见父母站在屋旁的山坡上,朝着她所在的方向挥手。似乎是怕女儿瞧不见自己,母亲扯了块红布,在空中用力挥舞。眼瞧此景,吴秋双立即把围在胸前的红丝巾解下,拿在手中。此后,吴秋双每逢值乘这趟列车,都会用这种特殊的方式与父母见面。

  2013年起,广西高铁迎来飞速发展,大批优秀的列车员升级成为“动哥”“动姐”。成为“动姐”后,吴秋双跑得最多的线路就是经过三江南站的这条高铁线。

  一次值乘时,她看见从三江南站上来了几个穿着侗族民族服饰的旅客,在车厢连接处愁眉不展。她立即上前询问缘由,才知道由于听不懂普通话,侗族旅客在寻找车厢与座位时遇到困难。“来,跟我走!”吴秋双一边用地道的侗话对他们说,一边领着他们找座位、放行李。“咱们侗家女,不仅长得好看,心也好!”临下车时,侗族旅客感激地说。

  在飞驰的高铁上,吴秋双也见证着家乡的巨变。

  2014年12月26日,贵广高铁全线通车运营,三江县进入高铁时代。2016年5月15日,三江南至广州南“柳州三江号”动车组开行,三江县更是成为了全国少数民族自治县、国家级贫困县中首个开行始发动车组的县城。打破了交通不便的瓶颈,每天37趟动车停靠三江南站,日均到发人数约5000人。

  过去,三江种植的好茶叶没有销路。如今,高铁引来大量客商,茶叶供不应求。吴秋双的父母也因为种植茶叶脱贫,去年搬入一座三层半的新房子。三江县布央村副支书石燕能告诉记者,动车开通以后,带动布央村的产业发展,促进茶旅结合,村里的土特产销路广阔,居民收入逐年提高,2018年人均收入达到1.5万元。

  高铁也拉近时空距离,促进亲情的交流,改善三江县的留守儿童教育问题。吴秋双的堂哥在三江县八江镇平善小学当校长,说起孩子们的变化,他深有感触:“以前这里的留守儿童比较多,现在每到寒暑假,好多孩子都能坐高铁到广东那边去跟父母团聚,或是父母抽时间回家看看孩子,比以前方便多了,这也有利于孩子的成长。”

  作为从三江侗乡走出来的列车长,每次在车上碰到外地游客对三江不甚了解,吴秋双都会主动当起导游,为旅客讲解当地的风土民情。“我希望在今后的工作中,通过优质的服务,展现三江人民的热情好客,让更多旅客爱上三江。”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谢洋 通讯员 资音 景飞飞 来源:中国青年报

虬髯大汉说完话后,将衣服下摆往腰上一搭,随即从后背抽出一柄长刀舞动了起来。后天九重后期的实力完全爆发了出来。

  中新网1月17日电 近期热映的电影《“大”人物》口碑不断发酵,观众一致认为这部电影塑造了与众不同的警察形象。自上个世纪以来,内地大银幕上的警察形象从生活气息浓烈的市井人物,转变为身手不凡、敢于犯罪分子短兵相接的热血英雄。影片《“大”人物》中塑造的警察虽脱胎于前两者,却另辟蹊径,使人感觉别具一格。1月16日,《今日影评》特邀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陈刚,带领观众一起领略警察“大”人物的风采。

  现实主义风格爆棚 三大实力派“警察”同场飙戏

  陈刚在《今日影评》中坦言,《“大”人物》几位主要演员给观众强烈的现实主义题材之感,主要的三位警察形象各有特点,相互之间关系微妙,人物代入感非常强烈,他们凭借演技为这部电影加分不少。

  其中王千源所扮演的刑警孙大圣是不受任何约束的警察形象,与以往脸谱化的警察形象区别非常大。他在冷冻车里披着被子的出场方式充满荒诞喜感,奠定了人物的性格基调。且王千源塑造了一个粗中有细、心思缜密的“大圣”。他与包贝尔所饰演的反面人物赵泰初次见面时,赵泰给予他的蔑视与羞辱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无法接受,但作为警察他却能够保持冷静的状态。在影片结尾他与赵泰打斗时,许多围观群众指责警察暴力执法,而他能聪明地选择在镜头前陈述赵泰的罪行,有力地树立起了人民警察的正义性。

  王砚辉在电影中扮演了刑警队队长一角,显露出“刀子嘴豆腐心”的可爱一面。陈刚在《今日影评》中表示,王砚辉展现的银幕形象十分亲切,且整体表演状态不怒自威,与角色相得益彰。“吴队长”这一角色懂得如何平衡上级和办案民警之间的关系,在片中起到承上启下的关键连接作用。杜源所扮演的公安局局长,在电影前半段勒令“大圣”停职,给观众一种“不办事”的错觉。但他其实是用自己的方式保护基层民警惩恶扬善、匡扶正义的热情。三个角色用或严肃或轻松的互动方式呈现出了他们之间紧密的兄弟情谊,而这种兄弟情谊是在无数次执行任务当中建立的。

  在《今日影评》中,陈刚指出警察身份会自带天然的故事性,《“大”人物》这部电影较以往的警察题材电影,进一步丰富了警察的形象,因为片中的警察不是脸谱化的正义感化身,而是以警察为职业的普通人。电影在展现警察的职业感之余,也为观众展示了警察作为普通人,为现实生活而焦虑的真实一面。

  五百导演将网络风格引入大银幕 简洁直给但畅爽有余

  《“大”人物》的导演五百此前的主战场一直在网剧领域,其作品囊括了近几年网剧的悬疑推理类市场。陈刚在《今日影评》中认为,五百导演对于电影化的视听语言有独到的理解,他将网络式轻松活泼的影视风格融入《“大”人物》的叙事节奏中,每每当观众觉得苦闷时,他总能释放笑点提振观众情绪。如影片“渔船打斗”的情节,其有限的空间使镜头调度变得极为困难。但五百不仅实现了镜头的丰富调度与空间的快速转换,更在最紧张的时刻设置了“扎裤裆”的搞笑桥段,使电影在张弛有度的节奏中推进叙述,这也影片最亮眼的优点之一。本片美中不足之处在于相较丰富的警察形象,反派形象的塑造略显脸谱化。但通过《“大”人物》可以看出,导演的潜力足以在未来的创作中,为中国观众生产出更多优质的作品。

  影文化评论类日播栏目《今日影评》每周一至周五晚22:00档于CCTV6电影频道播出。

就算不是先天高手,只要不时的吞服补充真气的丹药也是可以撑下去的,当然一般的后天高手怎么会有那么多补充真气的丹药浪费,对于武者来说这种补充丹药的真气在关键时刻甚至可能能救他们一命,不过对于无名来说却是不缺的,虽然之前在赵言和李云身上缴获的丹药已经用光了,但是在又在罗天的身上得到了一批,完全不缺。那些长老发现情况不对,开始出手,他们境界要远远高于那些弟子,神识一扫之下就发现了端倪。若不是姜遇凭借封人术将自己气息压盖了下去,恐怕立刻就要被发现。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无名很缺乏灵石,只能先接下来看看了。 (责任编辑:惠磊)